愛情不應淪為三級片

有人放你在心上,有人放你在床上,是我去年倍加推崇的理論,完全是從‘你可以確定在一個人的懷裏,卻不能確定在不在他心裏’衍生而來。僅這一丁點領悟,讓我認為自己看透了關於愛情的所有命題,曾懷有的美好在這種悲涼中死無葬身之地,諸多困惑從不同的角度向我襲來,一瞬間無路可走。 



伯恩斯說:幾乎所有的痛苦都是由鑽牛角尖引起的。



的確,思索就是在自討苦吃。



可今年的我想開了也覺得沒什?,在心上、在床上其實本質上並無區別。不愛的,你會毫不猶豫的拒絕,而你愛的,你還不是一樣要陪他上床,形式不同,結果都一樣。



男人,世上最簡單而直接的動物,即便是再愛一個女人,也一樣會回歸到最原始的主題。沒人會喜歡永遠陪你細水常流的柏拉圖,也沒人會永遠耐心的和你進行精神碰撞,開始會和你煽情渲染氣氛,然後用這個來烘托後面的目的,這就和做愛之前要接吻,要說我愛你一樣,因為不這樣做就無法進行下去,這只是一個過度。愛情,也許就是一個人在說謊,另一個人靜靜地看著那些謊言。所以,與其相信床上的承諾,不如相信世上有鬼。



女人,總愛說男人是色狼,其實自己又何嘗不是狐貍。女人也在誘惑男人,有的人用身體,有的人用靈魂,有的人用物質,手段各異。你可能會說就算是誘惑但哪個長久顯而易見。可我卻覺得殊途同歸,一切從精神開始,一切到肉體結束,愛情淪為一部三級片。



聊天,友人說通往女人心臟最快的方法是陰道。我贊成。愛能生恨,性又怎?不可以繁殖出愛。對結局有困惑時,愛情會提供很多答案,性卻會提出很多疑問。一個人可能會以各種各樣的狀態打入到另外一個人的情感世界,你或者愛上了讓你笑的人,又或者愛上了給你高潮的人,一個歸為精神戀愛,一個歸為肉體戀愛。忘記從哪看來的‘上床之後,愛情哭了。’愛加上了性有的會更濃烈,有的卻變了味道。愛上一個人,愛上一種感覺還是愛上身體,都沒有錯,錯的是不知道自己要什?,其實錯了也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打死都不認錯。 

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

以上是一篇在網路上流傳的妙文。作者雖自嘲在鑽牛角尖,不過有些分析還蠻細膩的:



「有人放你在心上,有人放你在床上。」



「在心上、在床上其實本質上並無區別。不愛的,你會毫不猶豫的拒絕,而你愛的,你還不是一樣要陪他上床,形式不同,結果都一樣。 」



「沒人會喜歡永遠陪你細水長流的柏拉圖,也沒人會永遠耐心的和你進行精神碰撞。」



「一切從精神開始,一切到肉體結束,愛情淪為一部三級片。」





可惜作者的思維僅繞著精神、肉體二點在打轉。



愛情的本質其實是一種美的關係,「從小學就開始結交男友」的曹又方說得好:

 

「我的愛情情緒總是發生在感受到美,並希望與人分享的時刻,而鮮有其他的考量。」



柏拉圖式的細水長流會叫人陶醉,肉體之美也能讓人醉心的。



當然,從形而上的精神開始,一旦淪為形而下的沉溺,也就離三級片不遠,這是人性使然。



陰道縱使是通往女人心臟最快的捷徑,可也最容易讓愛情翻船,正如作者感嘆「上床之後,愛情哭了」。



我曾在《羅曼蒂克的秘密》中寫道:



「男女間羅曼蒂克的感覺是來自於對彼此身軀的陌生。」



「男女關係一定要保持距離,才能維持美感;

親密其實是疏遠的開始,愛情注定會在床上衰竭而亡。



當你不斷深入女人大腿上的絲路之旅時,最後必然走向羅曼蒂克的終點; 

沒有神秘矜持,那來腦海靈感、眼中性感? 



你知道嗎?跟我親密的同居人、女朋友,我沒有一個懷念的,很慘吧! 

令我魂牽夢繫的清一色都是學生時代的純真情誼。

其實真正會讓人蝕骨銷魂的唯有夢裡依稀,床上翻滾二三下就談性疲乏。



像隨遇而愛的海明威女人一堆,也結了四次婚, 

但他跟一個德裔女明星瑪琳·迪特里希感情最好,最知心,最談得來,

可是他們沒有親密關係。英國衛報名之曰 30-year unrequited love。



一九六七年在玻利維亞殉難的切·格瓦拉對異性很有吸引力,

連一身臭銅味的前台灣高鐵董事長殷琪都把他當偶像崇拜。

他的私生活非常嚴謹。他最知己的紅粉是他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的同窗蒂塔·因方特:



『我們之間充滿信賴,親密無間。在遭遇生活的種種幸福和不幸時,我們總能互相信任。這份信任使得我們無需贅言便向對方傾訴心事。』



『我充分了解他,擁有他的信任,與他共享一段他未曾遺忘、也從不隱諱的友誼。』



九年後,她以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。」





以上二個故事或可以印證前揭《瀟灑過情關》者的心聲:



「在所有的回憶裡,最值得人懷念的是那具有高尚心靈的人。

深刻的愛情,的確取決於二兩個個體之間各自的情操與深度。」



恰如桑塔耶納(George Santayana )在「給W.P.」所撥動的心弦:



你天性的善良、慈愛和輕快,

曾屬於我,跟我一起。

我不知道哪一部分多——

是你帶走的我,

還是我留下的你。



(Your gift of charity and young heart's ease,

And the dear honor of your amity;

For these once mine, my life is rich with these.

And I scarce know which part may greater be --What I keep of you , or you rob from me.)





2000年10月27日新浪網有條新聞:



<不能白頭偕老也要共赴黃泉 美一對殺人犯獄中結為伉儷>,



也許可供不想讓愛情淪為三級片者省思:





關島一對已被判有罪的謀殺犯在監獄中舉行了婚禮,但是他們將無法實現白頭偕老的人生夙願,因為他們必須在各自的牢房中渡過餘生。文森特-帕拉莫和馬麗安娜-杜拉娜週三在關島監獄的教堂舉行了結婚儀式。



據典獄長克里索斯托莫說,儘管犯人與監獄外的戀人結婚的情況並不少見,但是這對罪犯戀人在獄中結婚還是第一次。這兩人是在監獄的一個教育班裡認識的,在10月12日接到結婚證時經過了8個月的心理測試。



杜拉娜1995年被判入獄,罪名是手刃了她的男朋友漢斯-戴拉-克魯茲,在獲得假釋前她必須在監獄裡渡過22年的漫長歲月。而帕拉莫則是在1989年聖誕節謀殺關島鋼鐵集團公司老闆戈登和西爾曼的兩名兇手之一。他被判處6項監禁,將在獄中渡過終生。



在15分鐘的婚禮儀式後,杜拉娜和帕拉莫獲准在接待室與客人共同渡過幾分鐘,但是他們不能單獨在一起。兩人僅獲准在有關方面的監督下探視對方,但不允許發生身體的接觸。






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1705

eooqcrjyy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